智庫微信

訂閱郵件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中國智庫網
您當前位置:首頁 > 觀點與實踐 > 社會 社會事業 > 文章

徐玉煒、許中波(翻譯):“女性化”的幼師行業?男教師的矛盾與挑戰

作者: 徐玉煒,英國樸茨茅斯大學教育與社會學學院前講師、現任英國倫敦大學學院教育學院研究員;許中波(翻譯) 發布日期:2019-07-25
  • 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 背景

在幼兒教育和養育(以下簡稱幼教)行業,從業者性別不平衡已然成為一種全球現象。現有研究表明,多數歐洲國家幼教行業中的男性從業者其比例大致徘徊在1-3%左右。美國學前班和幼兒園的員工中有3.2%為男性,新西蘭男性幼師的比例最近才增加到2.2%。

自2010年以來,中國將幼教行業的發展列為國家重點推進的事業,并呼吁更多的男性加入到幼教行業。但據國家教育部2017年統計,中國全職幼師中女性教師近238萬人,而男教師數量不到5.4萬,比重僅為2.21%。

值得注意的是,當代許多中國人開始憂慮男孩變得越來越“女性化”,缺乏社會所期望的傳統男性特征,如勇敢、負責和熱愛運動。中國社會普遍認為,男性教師的存在對幼兒發育這一關鍵時期,以及“重建”中國男孩的男性氣質至關重要。

雖然到目前為止尚未啟動針對男性教師的國家計劃,但在加強“男子氣概”的背景下,一些地區的政策反映出不斷增加男性幼兒教師的號召。例如,江蘇和福建兩省均曾提出免費培養男幼師的計劃。也有政策反對者認為,男性從事幼教行業而享受“特權”對女性而言是不公平的。

中國幼師如何看待男性參與幼教?男幼師在多大程度上挑戰了中國傳統的性別話語?

帶著這些問題,筆者與16名來自北京、天津和太原的幼師進行了問卷調查和訪談。

進入幼師領域的中國男性

在被問及為何選擇幼教工作時,受訪者提供了各種理由,例如工作的合適性、自身的好奇心,以及在公立幼兒園工作所帶來的長期穩定性。幾乎所有受訪者都提到了兩個因由,一個是自身對幼兒教育的熱愛,另一個則是大學主修幼教專業。

這表明,男女幼師都非常重視工作本身的情感意義,以及通過職業培訓所獲得的職業認同感。特別是,八位受訪男幼師中有三位認為自己的性別是獲得幼教工作的優勢,這構成了他們選擇幼教為職業的強大動力。

盡管數據還不夠詳盡,但受訪者的回答表明,最近中國男性越來越傾向于從事幼教工作。這一趨勢歸因于當代中國就業市場日益激烈的競爭,以及新社會逐步意識到男性參與幼兒教育的價值。

踏上幼師的職業道路后,男女教師對職業前景的分歧并不明顯。大部分教師都愿意繼續在幼教領域工作,并表示他們有志擔任管理或研究崗位,例如擔任幼師培訓師或園長、主任等。

唯一表示打算離開這個行業的男幼師,做了一個措辭相當強烈的聲明:“我永遠不會再當幼兒園老師了!當小學或中學老師都比這容易!”他的話反映出,幼教從業者繁復的工作量以及和同齡人相比的低工資水平,時常令那些準備參與到這一行業中的男性望而卻步。

男女幼師都提到了幼教的相關知識,如體育、歌唱、樂器演奏、繪畫和舞蹈等技能,但八名男性中有五名表示他們具有性別優勢,包括成為男孩學習的男性榜樣和男教師在幼兒父母中間更受歡迎。

相比之下,八位女教師中有六人認為她們的善良和耐心是一個優勢,只有一位男教師描述自己像女教師一樣善良和耐心。當受訪者描述各自的個人品質時,這種性別認知更強烈。

一位男幼師表示:“女老師細心、有耐心、溫柔。但是即使是好脾氣的男老師,有時候在和小朋友的交往中也會忍不住發脾氣。男人天生就是愛玩的,因為我的理想就是當一個孩子王,和小朋友們一起玩。通過游戲,我可以加強我和小朋友們的關系,讓他們快樂的成長。”

而女幼師對男同事的看法通常是:“男老師更加有激情,更能夠控制活動,在組織每日常規是更有玩性,更能夠調動孩子們的興趣。而女老師更加有耐心,更加細心。”

北京的一位女幼師承認這些性格上的差異,所以她覺得和男教師一起工作更容易,因為女性往往比較敏感。太原市的一位男幼師則表示,他是自己工作場所中唯一的男性,總覺得和女同事之間有距離,這讓他感到不自在和孤獨。

在中國,幾乎沒有跡象表明,男幼師會挑戰傳統的男女性別特征。在筆者的研究中,男女教師都在加強性別的刻板印象。

刻板印象下的幼教分工

男女幼師所持的性別成見也影響了男性在幼師行業的工作職責。一位工作于早教中心的男幼師介紹道,“我們通常都是兩個女老師,或者一個女老師和一個男老師一起工作。因為一些年齡較小的幼兒可能在上課期間需要哺乳,為了方便必須得有一個女老師在場。”

男教師一般會積極承擔幫助女教師的體力工作。但多位教師表示,有些任務是男教師無法勝任的,尤其是在照顧0-2歲之間的孩子時。

天津市一所公立幼兒園的主任解釋道:“他們(男教師)更適合帶年紀比較大的幼兒(4-6歲),參與學校的管理和科研,發揮他們在雙語教學、體育教學、或者藝術方面的性別優勢。這些領域更需要男教師的創造力,更能激發孩子們學習的動力。但是在照顧年齡更小的幼兒方面,男教師就要弱很多,缺乏一定的經驗。幼兒園需要男教師用他們的男性特質,來教會孩子們努力、堅韌的品德,教會男孩子怎樣去做一個男人。男人和女人天生是不同的,在幼兒園的工作上需要發揮男女各自的優勢來促進幼兒的成長。”

顯然,幼師的分工上存在性別分層,但矛盾的是,受訪幼師都強調男女教師承擔的工作責任是相同的。雖然筆者調查中的男幼師主要照管三歲以上的兒童,但是所有幼師都要負責教育和保育任務,包括帶孩子上廁所。

這一悖論表明,男女幼師之間所謂的性別差異偶爾會被幼教工作的專業性質所取代;另一方面,幼教工作中的性別建構似乎更多地反映在教育安排中,而非任務執行時。幼教行業的專業化以及教育與保育之間的區別反映出,幼教在中國是一種被性別化的職業。

筆者還注意到,即使男教師和女教師都被分配了教學責任,所有受訪者都同意男女教師在教學方法上存在差異——男性教師采用了更靈活、開放的方式,而女性教師則采用了更為保守和嚴格的方法。

一位女教師說:“男老師自己就是孩子,所以會和孩子們玩得更多。”這一觀點也在兩位男教師身上得到印證,其中一位聲稱,“大部分女老師都把自己看作是教學的實施者,而男老師更傾向于把自己當成孩子們的同伴。”另一位也表示:“我對待孩子們是平等的,而不是把我自己當成老師。對于孩子們來說,我是和他們一起玩游戲的大哥哥。”

還有一名女教師通過提及人體的性別特征來強化男女教師之間的差異:“有一些體力活動女老師是做不了的,比如把孩子們舉起來。女老師和孩子們更加親昵,但是比較少做大的運動。”

根據調查結果,筆者認為,男女幼師都認識到中國社會男女性別差異的社會建構,更具體地說,是社會對男女幼師在預期上的差異。這些性別差異影響了幼師對自身的性別定位,同時引導了男女幼師如何理解男性對幼教行業的獨特貢獻。

讓男孩從小有“男子氣概”“責任感”這類評論符合中國社會對男性幼師的普遍期望,并證實了個人和微觀層面對男性氣質的追崇。除了那位已經辭去幼教工作的男教師外,其他男幼師表示他們會建議其他人從事幼教工作。他們還認為將來會有更多的男性在幼教領域工作。

絕大多數受訪的女幼師也都表示支持男性加入幼教事業。但當被問及是否會推薦其他男性做幼教工作時,女幼師都持保留態度,認為這份工作并不適合所有男性,只適合那些愛孩子的人。

在這樣的表述中,女幼師對普遍存在的性別觀點提出了挑戰——普遍觀點認為,所有男性都會展現出傳統文化中描繪的“男子氣概”。

“我覺得他們這樣看我們”

在研究中,筆者要求受訪幼師反思了孩子、孩子家長及社會對他們的看法。

大部分受訪者認為,幼兒會根據教師性別而選擇不同的方式與之對待。有幼師表示,教師的性別在三歲以下兒童的眼中并不明顯,而年齡較大的兒童可能開始認識到性別差異。還有個別女幼師完全否認了兒童因教師性別不同而對其區別對待的可能性。

對于那些認識到差異的幼師,有些解釋說,男教師之所以更受孩子歡迎,僅僅是因為他們的性別以及他們在幼教機構中屬于“少數群體”。

也有幼師將這些差異歸因于他們的教學風格。“在體育活動中,孩子們喜歡在男教師的鼓勵下去冒險,但是女教師就會出于安全考慮對孩子們有所限制。”一位女幼師的解釋是,“一些比較淘氣的孩子思維更加開闊,想問題更快。他們經常挑戰老師的耐心。相對應地,女老師就需要哄他們或者責罵他們。而男老師只需要一個眼神或動作,就會讓孩子們知道男老師不是好欺負的。”

盡管大多數幼師認為兒童會因為性別而對他們區別對待,但從幼師的回答來看,性別并不是影響幼師專業主體性建構的唯一因素。考慮到中國父母對子女的早期學習有很大的影響,他們對男女幼師強烈而“性別化”的期望也可能影響幼師專業主體性的建構。

在研究中,幾乎所有幼師都同意家長對男幼師存在不同的期望。超過一半的受訪者表示,父母重視男幼師對兒童發展的影響,并且往往更喜歡男教師。“一些家長,通常是媽媽們,會主動要求上男老師的課。媽媽們對男老師更加包容。如果男女老師犯了同樣的錯誤,媽媽們可能不會太過指責男老師。”

矛盾的是,對男教師有特殊偏好的父母也被認為會擔心男教師不適合照顧孩子。某幼兒園園長解釋說:“家長們現在對男幼師有了新的認識,也認可他們的優勢。但是,受到傳統思想的影響(男孩子不會照顧小孩子),她們也會擔心自己孩子的保育問題。”

此外,在幼師眼中,社會對他們看法也是混雜的——受訪女幼師中有一半認為男性幼兒教師具有較高的社會地位,其影響受到重視;大多數受訪男幼師表示,他們并沒有很高的社會地位;其余的受訪者則認為,男幼師的社會地位很低。這些反映表明,幼師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將自己與更廣泛的社會環境聯系起來。

一些社會觀念對男教師從事幼教工作的經歷有著重要影響。例如,有人擔心男幼師會有“異常的”、女性化的表現。由于媒體報道了一些兒童性騷擾案例,男性幼師也被懷疑對兒童有危險。更重要的是,中國傳統的社會觀念認為,幼兒教育主要是做兒童保育工作,因而被視為女性的工作,幼教從業者也經常將其視為男性參與該行業的不利因素。

對于上述觀念,筆者接觸的男幼師可被視為是一種抵制的表現。然而,考慮到這些人中的大多數只是處于職業生涯的早期階段,而且他們的職業身份可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改變,因此無法預測他們將來會有多大的阻力。

結語

受訪幼師對于教育和保育工作中性別差異的描述,表明了男、女幼兒教師對于幼兒教育工作的不同理解。這些不同反映了中國社會對男女的傳統看法,也從某種程度上同西方國家對男女幼兒教師性別差異的爭論不謀而合。

雖然傳統性別差異在西方國家不斷受到挑戰和重塑,本研究中所表現的男女幼兒教師挑戰中國既有性別偏見的可能性卻是不容樂觀。

一方面,為了幼兒(尤其是男孩子)的性別社會化,男幼兒教師受到了極大的歡迎;另一方面,社會對于從事幼兒教育的男性的性別身份認同和個人道德品質,又有一定的質疑。幼兒教育工作的“女性特質”及低社會經濟地位,亦使得其被認為是不適合男性的工作。這些矛盾是否能夠推動中國幼兒教育的性別變革,有賴于進一步的研究。

來源:澎湃新聞,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3849112 發表時間:2019年7月25日

大圣捕鱼免费下载 3d独胆 时时彩注册送88元网站 北京pk10全天计划 11选5任选七胆拖 吉林时时票开奖号码查询 pk10冠亚大小赚钱方法大全 三公怎么玩才能赢钱 炸金花百人场什么 下载app送1888彩金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站 时时彩全部历史数据 胆拖投注怎么算 广东快乐十分人工计划软件免费 时时彩刷流水大全 单双大小 久赢在线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