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微信

訂閱郵件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中國智庫網
您當前位置:首頁 > 國外智庫 > 本月焦點 > 文章

不斷加深的中美危機:起源與對策

作者: Michael D. Swaine,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亞洲項目高級研究員 發布日期:2019-07-23
  • 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 背景

引言

如今,許多觀察家都對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國采取更加敵對的態度產生質疑,擔心此舉會從根本上給中美關系帶來消極影響,破壞中美之間的共同利益。

實際上,兩國都應對中美關系惡化負責。特朗普政府是關系惡化的最主要因素,其舉措也傷害了美國自身的諸多利益;而中國在許多方面都加劇了美國對華的不當政策。要真正理解中美關系必須準確理解中美政府正在采取的措施,這也是讓中美關系踏上友好之路的出發點。

美國精英對中國的看法發生重大改變

特朗普對華政策的改變主要是美國兩黨精英對華態度轉變的產物。兩黨的精英沒有務實、謹慎地面對中美關系。

這個局面是由許多因素造成的。就美國而言,這些因素包括2008年金融危機后,對美國經濟持續增長及其全球主導地位動搖的深深擔憂。美國的極端民族主義者將美國的弊病歸咎于移民和其他國家,擔心日益強大的中國會削弱美國及其他西方國家。某種程度上,這些焦慮反映了美國政治長期存在的偏執與多疑。

美國的政界人士、學者、商界人士,以及華盛頓政策界人士對中國的質疑越來越多。有趣的是,美國大部分公眾沒有完全接受這種觀點。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的調查顯示,美國公眾并不認為中國崛起是一種威脅,只有39%的人表示中國是世界強國。這也解釋了為什么美國副總統彭斯等人一直發表言論嚇唬普通民眾。

許多擁有數十年中國研究經驗的學者十分關注中國的行動,但他們并不支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的激進做法。這些人對貿易戰及特朗普強調的貿易逆差感到遺憾,反對使中國經濟與西方市場脫鉤的荒謬目標,他們并不認為中國希望推翻全球秩序。此外,許多美國的中國通并不認可中國在全球實行債務陷阱外交的概念。他們認為,美國應該采取更加務實、理智、以解決問題為中心的方法,即提高美國競爭力,并在需要時與中國高效合作。

中國令人擔憂的行為

除了美國之外,中國采取的許多做法加劇了美國對華觀點的負面轉變。許多觀察家認為全球金融危機之后,中國的戰略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目的是通過削弱美國在亞洲以及全球的地位,減少美國的影響力。一些美國學者表示,中國的公開文件能夠證實這種根本性的轉變。

中國在主權問題上確實變得更加堅定,更愿意采取經濟和其他形式的強制手段來應對其他國家。中國對國內外的管控更加嚴格,更多地限制在華的外國企業,在網絡領域更具進攻性。

這種更加激進的中國模式產生的原因很多,包括政府越來越需要控制社會急劇變革帶來的破壞性后果,迫切需要通過獲取先進技術和商業影響力來避免中等收入陷阱,避免中國少數民族地區的社會不穩定。但無論何種原因,中國的這些舉動讓美國的極端分子獲得機會提倡冷戰式的策略。

中美競爭的區域性后果

質疑和悲觀情緒正在加劇中美在亞洲發生政治或軍事沖突的可能性,這可能導致中美雙方陷入冷戰甚至更糟的狀態。隨著第一島鏈內亞洲權力平衡的變化,中美之間的懷疑和敵對情緒正日益加深。長期以來,亞洲地區的若干爭議未能得到解決,包括朝鮮半島、臺灣問題、南海爭端、軍事類情報、監視以及偵查活動等。

中國的軍事經濟實力及其在亞洲的影響力不斷增強,由此導致美國的海上優勢相對下降,最終將導致中國與美國及其盟國在中國周邊海域第一島鏈內出現相對平等的狀態。這將使中國高估其在臺灣問題和海上主權爭端等問題上的能力,也可能導致美國和日本對中國的行為產生過激反應,以此向中國和其他國家顯示美國并未失去其主導地位。

如果沒有充分的溝通以及對彼此底線的清晰認識,這種誤解很容易升級為對彼此決心的測試。盡管中美有可能避免這場危機轉變為實際軍事沖突,但即使是大規模的非暴力對抗也會嚴重地、甚至無法挽回地損害中美關系,這種損害可能是前所未見的,對全球經濟及全球安全都造成無法估量的沖擊。

目前,臺灣問題特別令人擔憂。美國傾向于在所有領域與中國展開零和戰略競爭,美國的反華狂熱分子表示,美國政府應該將臺灣問題作為制衡中國的戰略。

美國和日本的國防分析人員已經有這種言論。如果此觀點變成政策,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就會瓦解,以此為基礎的中美關系也將大受影響,結果可能引發軍事沖突。

如何重振建設性的中美關系

首先,除了中美關系專家,兩國在各領域具有影響力的人士應該多多發聲。他們應該呼吁合作雙贏,用溫和的方式處理中美關系中的不滿和質疑。

短期內,中國需要著重處理西方企業的不滿、網絡間諜問題,同時用行動明確表示,歡迎西方資本和商業參與到中國的企業活動中。通過這些行動,加之美國政府為加強中美經濟合作所付出的努力,有可能恢復美國商界在中美關系中的支柱地位。

同時,美國國會應該就亞洲地區未來戰略平衡及其對美國的影響舉行聽證會。此項活動還應全面評估美國、中國及其他亞洲國家在軍事、經濟、政治外交以及軟實力方面的中長期變化將如何影響地區穩定。評估的重點是更加明確地認識亞洲發生的權力轉移,并選取最可行有效的應對政策。

上述措施有助于兩國接受亞洲穩定平衡的局面,通過相互適應消除最可能發生沖突的因素,從經濟上整合該地區。美國希望自己在亞洲地區遠遠領先于中國,同時在經濟上孤立中國,這種嘗試在很大程度上是徒勞的。

此外,兩國政策專家和政界人士需要為其他溝通機制提供支持,這有助于更有效地管理中美危機。近年來,第一軌道和第二軌道的交流往往過于狹隘地集中在預防或處理軍事事件上。這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更大的政治及結構背景。

朝這個方向邁出的第一步是利用第二軌道,組建一次有關危機規避和危機管理的中美高級別軍民對話。但是要實現這一對話,雙邊應該明確認識到在目前情況下,中美之間的嚴重政治軍事危機可能升級為重大軍事沖突。中美都必須認識到,任何一方都不愿通過挑起或操縱危機,在雙邊關系中取得決定性優勢。雙方都應該承認,任何動作都有可能造成災難性后果。這一共識對雙方坦率討論危機管理至關重要。

一個更穩定的亞洲、一個更穩定的中美關系,不會在一夜之間達成。這種轉變只能在經驗豐富的外交官、商界領袖、軍官的多年經營下才有可能達成。中美關系不會回到過去的模式,而是變成一種更具競爭性、更加平等均衡、在許多方面保持互利合作的互動模式。

大圣捕鱼免费下载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北京pk赛车规律公式 mgm娱乐场 江苏时时平台 中超赛程 北京pk10高手计划群 四川时时12选5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走势图 pk10冠亚11算小1.9平台 1到21数字游戏 7加2复式 pk10稳赚qq群 重庆时时稳定计划app下载 投注反水是什么意思 比分网dota2 凤彩网每天更新3d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