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微信

訂閱郵件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中國智庫網
您當前位置:首頁 > 觀點與實踐 > 社會 社會治理 > 文章

俞宙明:在德國,垃圾分類如何成為全民習慣

作者: 俞宙明,同濟大學德國研究中心、同濟大學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 發布日期:2019-07-25
  • 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 背景

早在1995年,上海就已開始試點推行垃圾分類。只是多年未能真正深入人心。而沒有市民的普遍參與,垃圾分類終歸只是一句空話。

德國是世界上垃圾分類回收做得最好的國家之一,垃圾分類已成為德國全民的習慣。但這也并非與生俱來。德國垃圾分類的歷史不算久遠,上世紀80年代中期才真正開始。德國人是如何讓民眾積極參與、認真執行并長久堅持的呢?

和上海一樣,德國的垃圾分類也是強制性的。德國在1972年通過了首部《廢物避免產生和廢物管理法》,1990年代實施了《物質封閉循環與廢棄物管理法》。經過不斷完善和改進,如今德國在垃圾分類方面立法嚴謹,責任清晰。垃圾處理遵循“誰生產、誰負責”的原則,企業不僅對生產過程中的廢料處理負有責任,還要承擔回收利用其商品包裝物的責任。居民產生的垃圾也必須付費交由專門機構處理。

那么,垃圾分類的舉措如何落實到每一個人?上海目前推出的舉措是罰獎并重,不好好分類要罰款,好好分類有積分,有切實的回饋。相比之下,德國的措施要無情得多,做對沒有獎,但不好好做就會產生一系列后果。

首先算經濟賬。德國居民投放垃圾(相當于上海的干垃圾和濕垃圾)均需付費。由居民或物業到市政垃圾清運公司開戶,按垃圾種類、垃圾桶容量和清運次數支付費用。這里從德國北部城市基爾2019年的垃圾清運價目表中選取一些內容為例:

可以看出,不同種類垃圾的收費相差非常大。不可回收垃圾的清運費用最高,而作為可回收垃圾之一的廢紙,清運費用非常低廉。在有些城市,廢紙清運甚至是免費的。

這張價目表上也沒有出現可回收包裝物。因為,此類垃圾的回收不僅不收費,專用垃圾袋也免費發放——也就是著名的“黃色垃圾袋”。根據“誰生產,誰負責”的原則,使用包裝物的廠商對包裝物垃圾的產生承擔責任,有義務把這些垃圾回收再利用。

綠點公司應運而生,先由廠商在商品包裝上使用統一的綠點標志,帶有這一標志的包裝物可裝進統一制作發放的黃色塑料袋,由綠點公司回收再利用,其費用由廠商承擔——當然,最終買單的應該還是消費者,不過消費者無需為此類垃圾的處理額外付費。

為節省費用,業主在與清運公司簽訂協議時,就會慎重考慮選擇合適的容量,尤其是價格高昂的不可回收垃圾。因為,一年里垃圾清運的次數是固定的,人們也會努力控制產出垃圾的總量。如果垃圾桶不夠裝,或臨時產出大量垃圾,也可以向垃圾清運公司購買額外的一次性清運服務,但收費就比較高了。

多住戶的公寓樓或小區,管理者如果不能收取較高的公攤費用來購買大容量的清運服務,就只能盡量限制住戶的垃圾投放。筆者見過最嚴格的公寓樓,不可回收垃圾桶需要刷預付費IC卡開啟,每投一次扣1歐元,而且垃圾桶入口設計得很小。顯然,只有認真分類,盡可能減少垃圾,尤其是盡可能減少不可回收垃圾,才是持家之道。

那么是否把不可回收垃圾悄悄塞到其他垃圾桶里就可以蒙混過關呢?這樣做的后果很嚴重。垃圾清運是定時、分類的,每次出車專門清運一種垃圾,如果生物垃圾或廢紙中混入了不可回收垃圾,很容易被辨識。

這樣做的住戶首先會收到貼單警告,如果限期不改,清運公司會大幅提高清運費用,甚至放出終極大招:拒絕服務,任其被垃圾圍困。如果是多戶住宅,難以找到責任人,后果只能由全樓共同承擔。因此,一旦出現這樣的警告,全樓居民也會被迫行動起來,追根溯源,共同解決問題。

有償清運意味著,扔垃圾并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在德國,“誰產出,誰負責”的原則一直貫徹到每個人,人人要對自己扔出的垃圾負責,承擔清運和處理的費用。對垃圾清運負有義務的是每個垃圾生產者,而非市政部門,后者是作為服務提供者,與前者簽訂協議,有償提供服務。

垃圾要分類,還要分得對。德國的垃圾類別直觀易懂好操作。日常由垃圾公司上門收集清運的四種垃圾,由四種顏色的垃圾桶各司其職:棕色為生物垃圾、藍或綠色為廢紙、黃色為可回收包裝,黑色為不可回收垃圾。每個社區設一個玻璃瓶集中投放點,用白、綠、棕三種顏色區分白色、綠色和棕色玻璃瓶,即使完全不會德語也一目了然。

相比之下,感覺上海“干垃圾”和“濕垃圾”的分類名稱不是很直觀,倒給較真的上海人帶來了不少辯論的歡樂。當然,現代生活出產的垃圾的確是越來越復雜,一些復合材料的確很難分類,德國人一樣常常感到糾結。

為了讓人們分對垃圾,德國各地市政部門也一直不懈努力,在網站上提供詳細的查詢服務,開設咨詢熱線,常常聯合社區、學校、公司舉辦各種活動,苦口婆心教育指導。而在承擔責任的壓力下,房東、物業、社區也會主動給新來的住戶上課,普及垃圾分類知識,鄰居也會積極承擔起監督指導的任務。

德國人向來以守秩序著稱。不僅是上班族,老老小小都隨身帶著自己的秩序手冊,每一個日程安排都清清楚楚。而垃圾同樣有垃圾日歷,在德國居住都少不了它。垃圾日歷是每個地方市政給居民發放的本年度垃圾清運時間安排表,發放到每一戶,也可以在網上查詢或下載。筆者查看了自己住過的達姆施塔特櫸原路今年的垃圾日歷,紙質版正面是這樣的(反面是下半年):

居民需要在相應日期把相應的垃圾桶推到路邊放置,等待垃圾回收車經過,清空后垃圾桶留在路邊,等待居民方便時自行推回原位。如果愿意多交一筆服務費,垃圾桶就不用自己推,這個服務對老人比較友好。

可回收包裝物一般收集在專用黃色垃圾袋中,這種黃色垃圾袋可以在超市、藥房和郵局免費領取,每逢回收日把袋子扎好堆放在路邊就可以。對居民在自家垃圾桶投放垃圾,只要保證不擾民,就不限定時間。只有玻璃瓶集中投放點對投放時間有規定,以免玻璃的脆響打擾附近居民休息。

至于其他大件垃圾、裝修垃圾、危險垃圾等,也都不難處理,只需向回收公司打電話或在線預約,定時定點堆放,有償回收。2016年,德國通過了一項新法案,規定電器零售商有義務免費提供電器回收服務,小型家電可以直接交到任何電器零售商處,大型家電則可帶去大型商場換購新品。

目前上海在推行垃圾分類過程中有幾個比較有爭議的問題。一個細節問題就是,投放濕垃圾到濕垃圾桶時,要倒出濕垃圾,再把塑料袋投放到干垃圾桶。但這個操作的體驗較差。德國的生物垃圾可以包在報紙中丟棄,超市里也出售可降解的生物垃圾專用袋。

如果上海投放濕垃圾允許帶有類似包裝,不僅舒適度和可操作性大大提高,也可能減少濕垃圾桶的污水和餿味。當然,現在上海也出現了濕垃圾的“破袋神器”,也有垃圾分類專家表示,可降解的生物垃圾專用袋,首先要與后端處理相結合,否則不易大規模推廣。

定時定點投放垃圾是另一個受爭議的問題。上班族抱怨總是錯過垃圾投放時段,而不少基層街道居委和志愿者也付出了很多努力。扔垃圾需要志愿者在場督促指導,是為了糾正“分錯”、制止“不分”,上海的垃圾分類運動,目前還處在從“要我分”向“我要分”轉變的過程中,并寄希望于通過教育和監督提高全民的思想認識,使民眾自覺做好垃圾分類。

在這一點上,德國全民垃圾分類習慣的養成過程值得借鑒:有償清運制度培養了民眾對垃圾的責任意識,分類收費促使他們做出垃圾分類的理性選擇,形成一種內在推動;而清晰明了的分類方法和簡單高效的組織支持,為垃圾投放的便利性提供了外部支持。內外合力,才終于把垃圾分類意識深深地刻在德國人的日常習慣中。

來源:澎湃新聞,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3819020 發表時間:2019年7月25日

大圣捕鱼免费下载 黑龙江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星空棋牌 北京时时的官网下载 北京28骗局全过程 广西快三预测号码推荐 博牛彩票一分快三 看香港本港台开马结果 安徽彩票快3和值走势图 北单大奖案例 烈火江西时时软件 河南泳坛夺金结果查询200期 nba直播 广西快乐双色走势图 足彩半全场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跨度走势图带连线 澳洲幸运8开奖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