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微信

訂閱郵件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中國智庫網
您當前位置:首頁 > 觀點與實踐 > 文化 文化產業 > 文章

鄧海建:短視頻豈能只顧流量不要底線

作者: 鄧海建,媒體評論員 發布日期:2019-07-24
  • 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 背景

據媒體日前報道,為拍攝惡搞視頻博流量,湖北武漢一對情侶用動物糞便和人的屎尿攪拌混合制成糞水,趁人不備,潑向無辜路人。近日,市民周女士在武漢十里鋪地鐵站出口不幸中招。民警隨后將二人抓獲,查證作案5起,以涉嫌尋釁滋事將二人刑拘。

流量至上,底線全無。自作自受,罪得其咎。深更半夜,跑到地鐵站口沖路人潑糞,作案后撒腿就跑且還拍攝惡搞視頻——時間點的選擇、作案對象的選擇、分工協作的準備、作案5起的事實,足以昭示犯罪嫌疑人行為之惡劣。武漢這對情侶的所作所為,早就不是什么可以寬宥的道德瑕疵,而是大是大非的法律問題。當然,法律自會給這起事件一個公平的定論。

可以想見的是,就像那些以身試法的“三俗”主播一樣,這些為了流量而“不瘋魔不成活”的短視頻創作者,估計在東窗事發后也會拋出“不懂法、不知法”的借口。這些理由,或許可以自圓其說,不過,如果當真以為這是無傷大雅的玩笑,何以作案完畢就倉皇逃跑?更值得追問的是,這種明顯涉嫌違法的短視頻,制作者何以從不擔心“沒處播”?這兩個問題其實是一枚硬幣的兩面:是非底線是有的,公序良俗是在的,只不過,短視頻App領域群魔亂舞,劣幣驅逐良幣之后,就鼓勵并慫恿了這種“潑糞式”的違法“演出”。

玩笑歸玩笑,違法歸違法。這就像校園里的規則一樣,打鬧歸打鬧,霸凌歸霸凌。在法律這條底線之上,才有短視頻創作的合規與多元。遺憾的是,作為主要責任人的平臺方似乎始終疏于監管。比如此前,一系列“電梯電梯等等我”的尬舞視頻在網絡瘋傳,視頻里的年輕人,或是幾個人一起在電梯里蹦蹦跳跳,或是伸出手腳阻止電梯門關閉,或是在扶梯上逆行甚至劈叉……一系列危險動作讓人膽戰心驚。以出格和危險博眼球,以違法或三俗追流量,平臺方不管不問,甚至分類集錦——如此“變現”的邏輯,無怪乎公眾要譴責某些短視頻App“拉低國人集體智商”。

這兩年,短視頻異軍突起,早已呈現趕超直播的架勢。第43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國網民規模為8.29億,而短視頻用戶規模達6.48億,用戶使用率為78.2%。而短視頻用戶又以青少年群體為主,《2019中國網絡視聽發展研究報告》顯示,在短視頻的忠實用戶中,30歲以下群體占比接近七成,在校學生群體占比近四成。短視頻平臺中的青少年用戶比例,已然遠高于大多數的互聯網產品。

正是基于以上背景,有必要強化短視頻App平臺的主體責任和日常規矩。這就像網約車出事,平臺沒辦法袖手旁觀一樣,短視頻App平臺自當遵循這樣的基本邏輯。說得更直白一些,若是“潑糞類”短視頻可以堂而皇之地在手機App上傳播,這就不該只是約談了事,而是應該直接無限期下架軟件并厘定其法律責任。

惡搞視頻的底線究竟在哪里?這個問題雖然抽象,答案卻具象地呈現在億萬短視頻的表現與取向之間。于公共治理來說,這兩年,封禁個體用戶的手段用得不少,關停整個平臺的決心下得不多。如果平臺對違法短視頻、三俗短視頻沒有“切膚之痛”,“潑糞式”的違法惡搞怕是難以禁絕。從這個意義上說,是該對突破底線的惡搞短視頻從嚴從重處罰了。

來源:《光明日報》 發表時間:2019年7月24日

大圣捕鱼免费下载 波色公式规律算法 网易老时时结果 手机游戏下载大全 大乐透在线机选复式 六合彩开什么 北京pk计划软件 湖南快乐十分十选组三多少钱 福建体育彩票时时彩11 胜分差有几种 上海时时票 四川体育彩票金七乐开奖结果查询 分分时时彩免费计划 Pk赛车开奖结果 甘肃快3开奖直播 快速赛计划软件下载 怎么下载六台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