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微信

訂閱郵件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中國智庫網
您當前位置:首頁 > 觀點與實踐 > 經濟 世界經濟 > 文章

廖群:制造業外遷堪憂但不可怕

作者: 廖群,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理事、中信銀行(國際)首席經濟學家 發布日期:2019-07-25
  • 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 背景

近年來內地部分製造業向海外遷移的現象受到市場廣泛關注,而過去一年的中美貿易戰更使得其成為市場的深切擔憂。的確,若製造業大規模外遷,則內地“世界工廠”的地位不保,甚至陷入目前很多國家“制造業或經濟空心化”的境地,進而不但經濟增長失去動力,製造業與經濟大國地位也將喪失,不可謂不堪憂也。

但堪憂歸堪憂,卻沒有必要想得那么可怕。這是因為,第一,製造業外遷的速度與范圍并非很多人想像的那么快與那么大;第二,中低端製造業外遷后有高端製造業崛起;第三,製造業增長放緩后有服務業發展加速。

應該認識到,產業遷移是世界經濟發展的自然規律,也是全球經濟增長的動力與經濟升級的引擎。近代世界經濟史上已經發生過五次大規模的全球性產業大遷移。第一次發生在19世紀下半葉-20世紀初,當時英國以蒸汽機與紡紗機帶動的工業革命傳入歐洲大陸國家;第二次發生于20世紀30-40年代,美國電力、鋼鐵、化工、鐵路、航空工業興起,世界製造業中心從歐洲遷移至美國;第三次見于20世紀50-60年代,美國產業結構升級,將鋼鐵、紡織等傳統產業遷移至聯邦德國和日本等國;第四次在20世紀60-70年代,聯邦德國與日本等將輕紡、機電等價值較低的勞動密集型產業轉遷到成本較低的亞洲“四小龍”和部分拉美國家;第五次從20世紀80年代至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亞洲“四小龍”及日、歐、美將勞動密集型產業和一部分資本技術密集型產業外遷至中國內地及其他發展中國家。目前正在發生的中國內地部分製造業向東南亞、南亞及非洲國家遷移,可以認為是近代世界經濟史上第六次產業遷移。

以上的全球產業遷移簡史一方面表明,內地部分製造業向海外遷移是內地及全球經濟發展至現階段的必然現象,另一方面也意味著,此外遷并不預示著內地必將失去製造業與經濟大國地位。君不見,前五次產業遷移的先導國將傳統產業遷移了出去,但本身的發展并未停止,而是代之以新興產業,即高端製造業與服務業的興起,所以現在仍然是經濟發展程度居上的發達國家。美國在60多年前第三次產業遷移后目前仍是世界經濟老大,其他如英國、德國與日本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產業遷移后現在的經濟無論是規模還是質量都仍排名在全球五名之內。

中國作為世界人口最多,國土面積第三,文化持續時間最長并過去40年創造了人類歷史最大經濟增長奇蹟的國家,命運也將,或更將是如此。當然,內地製造業的外遷正在進行中,目前這只是預測。但上面提到的三大趨勢使得我們有信心這一預測將成為現實。

首先,製造業外遷的速度與范圍不像很多人想像的那么快與大。內地製造業的外遷起始于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2012年以來外遷速度加快;去年中中美貿易戰以來外遷又進一步加速。但過去10年來,實際的外遷速度有多快,范圍有多大呢?就速度而言,2008年至2018年間,在全球貿易年均增長2.4%的情況下內地出口年均增長6.3%,就是說,內地出口不但保持了增長,而且增長速度快于全球貿易增長速度3.9個百分點。進而內地出口佔全球出口的比重從2008年的8.9%升至2018年的12.9%,就是說,比重非但沒降,反而提高了4.0個百分點。這就清楚地說明外遷的速度并沒有很多人說的那么快。究其原因,一是這些東南亞及南亞國家與內地相比畢竟經濟體量小,製造能力弱,所能吸收的產業外遷量有一定的限度,二是內地完備與強大產業鏈的存在使得真正外遷出去的只是那些產業鏈較短的中低端產業,如服裝、鞋帽、家具等,一些電子信息產品的遷移只限于代工貿易,所以外遷的產業范圍有限。今后,雖然中美貿易戰勢必加快外遷進程,但這兩大因素必將繼續制約著外遷的速度。特別后者,在內地已意識到外遷威脅而進一步加強產業鏈建設的形勢下,對產業外遷的范圍進而速度將是一個更大的制約。所以,產業外遷雖然勢將持續,但外遷的速度與范圍是可控的。

其次,內地新興製造業迅速崛起,將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中低端產業遷出對整個製造業及經濟的影響,從而保持內地製造業及經濟大國的地位。八大戰略性新興產業,即新一代信息技術、節能環保、生物、高端裝備、新材料、新能源、新能源汽車與數字創意產業,正在內地蓬勃發展。這些產業無論是效率、效益還是乘數效應對經濟增長的拉動及對製造業和經濟大國地位的支撐都是服裝、鞋帽、家具等中低端傳統產業所不能比擬的。這些高端的新興產業發展快了,低端產業既使也外遷得快也不足懼,整個內地製造業與經濟仍將中高速增長,且增長質量更高,在世界經濟中的地位更強。很多人問,為何內地製造業從經濟發達的珠三角與長三角外遷去海外而不是內遷去勞動力成本也較低的中西部呢?原因有二,一是中西部的勞動力成本雖比東部低,但比東南亞、南亞及非洲國家高出一倍以上,中西部與東南亞、南亞及非洲相比無成本優勢;二是中西部地區也在向新興產業進軍,發展目標是新興產業而不是中低端傳統產業,所以對東部內遷過來的新興產業青睞有加而對于中低端產業的內遷雖也歡迎但并不指望與爭取。看看中西部各省發改委的發展規劃就對此可看見一斑。這表明,中低端產業外遷不會造成內地製造業增長大幅放緩,也未阻擋中西部地區工業化與現代化的步伐。

再次,內地服務業的發展在不斷加速,過去10年年均名義增長13.1%,超過工業增長4.3個百分點。但其佔GDP比中僅剛過50%,與發達國家70-80%的水平還有很大的差距,說明今后必將繼續高速增長。生活性服務業將繼續完善,生產性服務業更將強勢崛起。這將在很大程度上抵消製造業增長放緩的影響,同時繼續提升服務業在整個經濟中的地位,促使內地成為製造業與服務業雙強的現代化經濟強國。

來源: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http://www.chinacef.cn/index.php/index/article/article_id/5892 發表時間:2019年7月25日

大圣捕鱼免费下载 轩彩娱乐注册 江苏虚拟足球开奖结果 pk10计划交流微信群 重庆时时彩2期计划网页 1号钱庄 牌九至尊手机版 优博彩票手机app ag我刚开始赢几万后面全输了 彩经网官网登陆 时时彩下载 金苹果安全登录注册 北京pk手机版 快三猜大小单双技巧 时时彩投注技巧 上海时时票控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