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微信

訂閱郵件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中國智庫網
您當前位置:首頁 > 觀點與實踐 > 經濟 > 文章

段炳德:“高稅負”的癥結是稅制結構不合理

作者: 段炳德,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信息中心研究一處副處長、研究員 發布日期:2007-10-12
  • 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 背景

近年來,討論中國稅負水平者往往喜歡用《福布斯》雜志的全球稅負排行榜說事兒。因為中國在這個排行榜中的稅負痛苦指數排第二,足夠吸引人們的眼球,引起民眾不滿。認為自己稅負過重幾乎是各國公民的共同心態。西方人把征稅比做拔鵝毛,不管被拔掉多少毛,鵝都會不高興。中國經濟成為全球焦點,中國的稅負自然也引起了全球關注。

  關于這個問題,觀點不外乎兩種。一種觀點是中國稅負水平很高。相對于中國寒酸而捉襟見肘的社會福利支出來說,中國的稅負是太高了,而且取的多,予的少,痛苦指數必然很高。另一種觀點是,中國稅負水平很低,以官方觀點為代表,主要依據是中國的宏觀稅負指標。2006年,中國稅收收入37636億元,而GDP水平為209609.52億元,以此算得中國的宏觀稅負水平為17.9%。按此標準,不但發達國家比中國的稅負水平高很多,就是發展中國家的稅負也普遍比中國高不少。

  其實,這兩種觀點都有失偏頗。

  中國的實際稅負水平要比《福布斯》的統計低,因為在該雜志的六個統計指標里,增值稅在我國服務性企業并不適用,也就是說稅基不具有普遍性。45%的最高個人所得稅稅率并不代表我國的個稅水平,因為有錢人能夠通過種種方式避稅。繳納個稅的主體是適用較低稅率的那部分民眾。

  中國的實際稅負也要比官方宏觀稅負指標所表達的高出很多,因為像社保基金這樣具有明顯稅收性質的收入,在我國稅收收入中是沒有統計的。而在美國這樣的國家,社會保障稅是稅收的主要成分。

  合理的判斷應該是,中國的稅負水平不可能位于世界前列,但總體是偏高的。

  中國的稅負癥結到底在哪里?

  實際上,民眾的負擔不但有政府明確的征稅,還有各類收費,比如教育費附加和其他收入。2005年,這兩項加起來超過3000億元。這還只是預算內收入,而預算外收入只多不少。這些因素相加,中國百姓的負擔要重得多。

  相對于高稅費,歐美發達國家往往會提供高福利,納稅人的其他方面支出因此減少。而中國的納稅人在教育、醫療和其他方面繼續高額支出,自然會感到痛苦。

另外,中國的稅制結構也存在弊端。實際征稅對象為中低收入階層,而對高收入人群和壟斷行業,缺少有效的稅收調控。這導致了稅收原則的違背,即不符合稅收的受益原則和支付能力原則。我國還需要繼續向“簡稅制、寬稅基、低稅率、嚴征管”的目標努力。

此前,中國的稅制以間接稅(增值稅)為主,而美國等發達國家是以直接稅為主。增值稅雖然是一個優良的中性稅種,但稅收的最后承擔者依然是廣大消費者。現在,中國政府致力于加強直接稅的征收,等于向間接稅和直接稅并重的方向發展,這加重了納稅人的負擔。隨著征管水平的不斷提高,實際征收率上升,納稅人會感覺負擔加重。

中國確實有降稅空間,比如政府在7月份已經把利息稅稅率從20%降到了5%。兩稅合并后,國內企業的所得稅稅率從33%降到25%。增值稅從生產型向消費型轉變的改革,也會降低稅率。但是,有些領域也可能增添新的稅種,比如西方國家稅收中占重要地位的財產稅,在我國還沒有相應的稅種。再如遺產稅,對壟斷資源和利潤的征稅,這些都有可能進一步增加。

此消彼長,中國的稅負水平不會下降太多,但因為稅制結構更趨合理,稅收負擔均衡地對應相關的納稅主體。民眾的“痛苦指數”也許會減輕不少。

“高稅負”的癥結是稅制結構不合理.pdf

來源:《新財經》,2007年第10期 發表時間:2007年10月12日

大圣捕鱼免费下载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图 最准平特连肖高手论坛 海南体彩乐吧飞鱼 赌场 北京赛pk10计划今天 今天晚上开特马多少 万彩彩票APP 三张牌游戏下载 时时走势图怎么看 海南飞鱼游戏 大满贯注册送27彩金 红姐论坛红姐心水网 七星彩808版长条一夜谈 北京时时赛车微信群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在线 500万彩票软件那么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