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微信

訂閱郵件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中國智庫網
您當前位置:首頁 > 國外智庫 > 本月焦點 > 文章

美國對北美、中國及其他地區的貿易政策

作者: Andy Green,美國進步中心經濟政策項目常務董事;Daniella Zessoules,美國進步中心經濟政策項目特別助理 發布日期:2019-07-23
  • 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 背景

研究概要

近幾十年來,世界范圍內國際貿易和投資的經濟、政治和技術壁壘都已瓦解。快速的貿易全球化已使許多發展中國家擺脫貧困。然而勞工和環境標準缺失、執行不到位等因素導致了生產外包、就業下行和工人實際工資下降。美國等發達國家更新關鍵的貿易協定,在國際機構實施管理全球化,比如制定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讓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都未能重新平衡規則,也未能使全球化造福所有工人。很多情況下,這些貿易規則加劇了美國工人的經濟壓力。

通過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重新談判和與中國的貿易談判,特朗普政府有意于提高企業競爭力,并為工薪家庭的利益做出努力,但這會損害美國在全球建立的重要關系。貿易協定應為美國和國際的企業和工人營造公平的競爭環境,但不應該通過為公司提供壟斷權力、限制政府中立的監管或為外國投資者提供特殊權利等方法來實現。基于此,本報告指出了美國在國際貿易政策制定與實施中的四大問題。

研究內容

美國國會應該鄭重考慮以下四個問題。首先,為什么特朗普政府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的重新談判不涉及勞工和環境標準制定和執行,而考慮了知識產權保護和其他放松管制的條款。

特朗普政府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從原協定中刪除了一些問題條款。該協定還要求墨西哥改革其勞工權利,卻未使勞工標準具有切實的可執行性,特別是缺乏獨立監督、貿易救濟關稅和豁免令等快速執法工具。協定也在很大程度上忽視了與環境標準有關的貿易條款。因為氣候變化的解決方案目前嚴重缺乏,墨西哥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投資者保留了NAFTA最初賦予的全部特別權利。

特朗普重寫了NAFTA,但這對美國、加拿大或墨西哥的工薪家庭和環境保護來說還不夠。關鍵問題有五:一是政府是否會支持在新的協定中納入獨立監督、勞動和環境標準的執行機制;二是政府是否會取消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的規定;三是協定在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實施時間;四是政府能否確保農民和消費者通過原產地標識等工具更好地自我保護;五是政府是否會在監管一致性和競爭政策等方面取消或放松監管。

其次,與中國的貿易談判中美國的勞工和環境問題的重點。美國在與中國的貿易談判中優先考慮為西方公司提供更大的市場準入許可、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和結構性改革。美國阻止中國使用扭曲的法規和補貼、強制技術轉讓和以其他方式操縱競爭,使得國有企業獲利;美國還希望中國承諾購買美國產品,特別是大宗商品。從現有的報告來看,強有力的勞工和環境標準以及執法沒有涉及。盡管中國在過去30年里進行了經濟和貿易體制改革,但最近實施的一系列國家主導政策扭曲了貿易和投資,可能對經濟和國家安全構成重大風險。

中國的產業政策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美國企業保護自身商業利益的能力。從本世紀初加入世貿組織開始,中國全面參與全球貿易,導致了對某些美國工人和社區的貿易沖擊。中國并非完全沒有進展,比如參與《巴黎協定》是中國應對氣候變化邁出的重要一步。

關鍵問題有四點:一是在與中國的談判中,特朗普政府在多大程度上尋求強有力的勞工和環境標準;二是特朗普是否能解決受全球化、自動化和其他經濟沖擊影響的美國和中國工人安全保護不足的問題;三是由于匯率波動使對中國的投資比在美國投資和生產更具吸引力,特朗普政府是否有針對匯率波動的策略;四是特朗普政府的盟友策略。

第三,如果特朗普政府成功限制了中國政府對企業的補貼,是否會刺激就業崗位向海外轉移,從而使美國工人和納稅人受害。

中國的補貼損害了美國和中國工薪家庭的利益。中國農民的土地被征用卻往往得不到公正的補償,納稅人幾乎沒有辦法監督腐敗行為。要糾正這些問題,中國需要加強法治和財產權保護,包括讓普通工人和農民更有效地使用法庭,讓納稅人承擔更大的責任。打擊中國培養本國企業的補貼是很重要的,因為這些公司不公平地挑戰外國公司,助長了腐敗,并給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帶來風險。

關鍵問題有四。一是談判是否將取消補貼列為優先事項;二是政府是否制定可行的計劃,并實施反傾銷和反補貼措施或其他貿易工具來應對這些補貼;三是加強法治在談判中發揮的作用;四是美國政府是否會承諾,在任何協議中不使美國投資者直接與中國政府解決爭端。

第四,在特朗普的貿易議程中,如何處理反壟斷和企業問責。特朗普總統的貿易談判代表將打擊中國國有大企業的崛起作為首要任務之一。

無論中國是否繼續走國家主導的道路,降低市場集中度有助于美國企業進入海外市場,對經濟活力至關重要。廣泛的關稅往往會提高市場的集中度,減少市場集中度對美國和海外的工人也意義重大,批發和零售買家的集中化會使成本持續且不公地下行。當權利得不到充分保護、集體談判無法保護工人時,工人就會受到經濟權力的擺布。美國必須糾正其中國政策在此領域的偏差。

大圣捕鱼免费下载 筋斗云足球直播 北京快车pk10官方网站 后三选包胆的玩法 极速时时在线预测 两人斗地主游戏 赚千万3肖6码一肖 求一个大唐炸金花群 时时彩五星三胆 pk10追号软件安卓版 北京pk赛车官网开结果 8月1日体彩取消电子投注 重庆时时彩逢买必中 pk10计划免费手机软件 腾讯分分彩是全国统一的吗 快速时时开奖网址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