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微信

訂閱郵件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中國智庫網
您當前位置:首頁 > 國外智庫 > 蘭德公司高質量研究標準 > 文章

蘭德公司的發展歷程及面臨的挑戰

作者: Michael D. Rich 發布日期:2014-12-24
  • 字號

    • 最大
    • 較大
    • 默認
    • 較小
    • 最小
  • 背景

蘭德公司是一家復雜的智庫組織。我們在5個國家設有10家辦事處,工作人員達1700人。我們的研究領域涉及公共政策的方方面面,并與上百家政府機構、企業、基金會及其它組織建立了合作伙伴關系,為他們提供決策咨詢。盡管復雜,蘭德的目標(也是我們工作的動力)非常簡單,就是讓個人生活得更健康、更安全,讓社區環境更安定,讓國家發展更繁榮。

我主要想講以下三點:第一,蘭德公司的發展歷程;第二,目前我所意識到的我們面臨的組織上的挑戰;第三,我認為蘭德有機會發揮重要影響的政策挑戰。

蘭德成立于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那時美國的一位軍界高層發現平民科學家的大量創新為戰爭勝利做出了巨大貢獻,因而他希望能夠設法讓這種貢獻在和平時期得到延續。他的解決方案是成立一個獨立于政府之外的決策咨詢組織,以幫助政府和軍隊高層預測和應對重大復雜的挑戰——尤其是那些初露端倪卻還未引起廣泛關注的重大挑戰。

他將這一動議稱為蘭德計劃”——“RAND”這個詞并不是什么縮寫,而是研究與開發(ResearchandDevelopment這一詞組的簡化,或者可能僅僅是想讓它讀起來像研發首字母(R&D)的諧音。在遠離白宮、國會和五角大樓的南加州,蘭德計劃開始實施。這個項目網羅了大量的工程師、數學家、政治學家、心理學家和其他專家,就是為了打破以往政府智囊固有的思維模式,同時又能將科學探究的活力引入到政策研究中。成立早期,我們的研究領域集中在美國國家安全問題上,并將該領域的資源優勢一直持續到了現在。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我們開始涉足社會和經濟問題的研究,包括教育、貧困、健康和社會公平等。如今,蘭德已經成為世界上擁有最廣泛研究議題的智庫之一,尤其是我們最大的研究部門居然致力于研究健康和醫療保障問題,這是很多人沒有想到的。

多年來,蘭德為許多政策的制定和社會的發展做出了開創性的貢獻:

1. 首次對繞地飛船做出嚴謹評估,比1957年蘇聯地球衛星升空早11年。

2. 研發核打擊情況下的通訊維持技術,即后來所說的包交換技術,并推動了互聯網的產生。

3. 建立了全球第一個恐怖襲擊數據庫,使政府得以對恐怖組織的襲擊目標和手法進行追蹤,從而制定預防和應對策略。

4. 首次對以下多元化的問題做出詳細的分析:蘇聯瀕臨崩潰的財政負擔;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擴張的利弊;職業犯罪與慣犯行為;精確制導武器;肥胖癥的經濟后果;阿富汗塔利班政權的威脅;有效的禁毒和戒毒計劃;戰爭造成的心理和認知創傷的程度和復雜性研究。

5. 最后同樣重要的是,蘭德創造的許多研究工具和研究方法成為了政策研究領域的研究基礎,并在全球各大智庫、政府機構和高校中得到廣泛應用:系統分析、動態和線性規劃、德爾菲法、博弈論以及衡量健康醫療服務適用性和質量的技術。這些都是由蘭德的研究者們為了更好地診斷問題或者提出解決方案,而提出或發展起來的,因此這是他們自己進行的創新。

當然,以上只是我們成就中的一小部分。

我提及蘭德的歷史是因為它可以反映出一些主題,這些主題可以使我們更好地理解智庫和政策咨詢機構的角色:我們希望給政策制定者和大眾提供獨立的、客觀的視角,并通過自由思考和科學論證為公共政策帶來創新。

接下來,我講兩點蘭德面臨的組織上的挑戰:

第一點是政策制定者們對于一些重大長期問題的快速解決方式的需求在增加,然而,診斷復雜政策問題的根源、觀察趨勢、設計和評估、提出有效的解決方案和監測方案,以及相關的創新與實驗等步驟都需要花費時間。政界人士的短視,再加上“7*24”的新聞壓力,使重大長期問題的可持續性研究面臨著被扔進垃圾桶的危險。對蘭德這樣的組織而言,危險在于我們仔細、嚴謹的研究會被視為浪費時間,只能迫于壓力在短期內提交一些不完整的、膚淺的分析報告,或者只是簡單提出建議或草率地做出判斷。我們固然不能忽視或完全擺脫現在政府這種急躁的氛圍,但我們必須要尋找到一個很好的平衡,既能迅速而敏捷地應對目前的緊迫問題,又能堅持長遠視角,這樣我們才能繼續以嚴謹細致的分析造福于社會。

第二點是由于黨派利益和意識形態而日益分裂的決策機構和公眾。蘭德一直在政治上保持中立。在進行研究時,我們嚴格保持著無黨派的立場。如果一定要說我們傳播什么意識形態的話,那便是合理的公共政策必須以嚴謹客觀的事實分析為基礎,同時要有政策確實會有效的確鑿證據。我認為,蘭德在過去六十年里的偉大成就之一就是,我們有能力分析時下最為敏感的問題,在事情剛剛發生時便能迅速反應,并最終得出客觀中立的結論,避免給公眾造成蘭德是自由或保守、左翼或右翼、親民主黨或親共和黨的印象。對于兩黨,我們都直言勸諫,滿足他們和激怒他們的時候都有。但在美國公共話語權和政策制定日益多極化的今天,蘭德不再以其獨特的客觀分析受到重視了。當政府不再對真正有效的決策感興趣,而是熱衷于挑選數據或調查研究支持預先制定好的政策時,會發生什么呢?

最后我想就現在整個社會面臨的一些主要政策挑戰談談自己的看法,在我看來,每家智庫都應該著手研究這些問題。我們蘭德本身并不認為自己僅僅是一個美國智庫。我們的工作人員來自五十多個國家,其中大多數人都是多語種人才。我們不僅服務于美國的組織,我們還為全球范圍內越來越多的政府機構、企業和組織提供研究服務。此外,我們在海外的辦事處招募了大量的當地人才,并對他們進行政策分析方法與技術的培訓。總之,無論是我們國內的辦公室,還是海外的分支機構,蘭德所研究的政策問題影響著全球每個角落。

我之所以要指出這一點,是因為我認為在思考社會面臨的政策問題時,我們應該把眼界放寬,不要受智庫或者智庫總部所在國的限制。所以,我接下來要講的不僅僅是美國面臨的政策問題,更是全世界智庫都應該關注的問題。

第一,全球經濟危機。各國政府都在努力花更少的錢辦更多的事。20國集團成員在全球經濟復興與可持續發展進程中承擔著領導性職責,無論是對內還是對外,他們都有著強烈的政策需求,所以我希望我們這些智庫都能夠鼎力相助。

第二,穩定與重建。當國家和地區遭受重創時,重建需要政治、人道主義、經濟、軍事等各個方面的響應才能重筑繁榮。20國集團如今面臨著越來越多的非對稱性威脅:恐怖主義、網絡攻擊、地區動蕩的威脅等等。這其中的任何一項,都足以帶來災難、破壞安定、擾亂民生。讓我們想想海地和日本的地震,卡特里娜和麗塔颶風對美國的破壞,印度尼西亞的海嘯,以及非洲、伊拉克和阿富汗卷入的紛爭。我們必須繼續因地制宜,結合各地的歷史文化背景,為它們的復興之路獻計獻策。

第三,如果我今天用了幻燈片,那么這一張就應該是空白的,或者僅有一個問號。作為智庫組織,我們必須未雨綢繆,思考那些尚未得到普遍關注的新挑戰。走在時代前列,預測發展趨勢,關注下一場危機并在其發生前幫助避免,這是我們可以發揮的獨特作用,這既是65年前蘭德成立的初衷,也是我們如今仍要堅持的原則。


*注:本文摘編自蘭德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邁克爾·里奇于2012年6月4日在20國集團外交政策智庫峰會上的演講,標題為編者所加。

大圣捕鱼免费下载 在哪个城打工赚钱 双色球斜跳号分布图 北京福彩 幸运农场 贵州快3走跨度走势图 中彩票说说 七星彩走势图摇号机 英超直播赛程 福建11选5 版捕鱼达人捕鸟达人 河南快三预测专家推荐 辉煌棋牌网址多少 山东11选五推荐软件 贵州快三推荐号码 澳洲幸运10开奖走势 山西泳坛夺金走势图1000期